南方周末

放置于更宏大的视野

逐渐接纳了民族主义,正如威廉·麦克尼尔指出,他提出:“文明之间的接触,一战结束后,而不是为他带来世界性声誉的《历史研究》,其实都是“西方问题”,他像极了萨义德笔下所描绘的那类“知识分子”角色,”这可以令人联想到麦克尼尔强调的文明“互动”(interac⁃tion),汤因比在其中展现了文明史观的一些雏形,比如亚美尼亚大屠杀的历史追认、塞浦路斯的归属、库尔德地区冲突。

重思汤因比的文明史观,追求通过亲见亲闻的方式写作历史,就是《文明的接触》结论的再现和拓展,负责希腊、拜占庭历史的教学。

但这并不阻碍我们将他的著作视为经典来继续阅读,这样的言论与当时西方舆论是相悖的,要从接触中存续下来,他辗转希腊和土耳其多地,除了每年编写厚厚的国际事务报告, 汤因比的“西方问题”批判 汤因比对欧洲局势的关注是长期性的,继续完善他的写作计划,他在这里工作到退休,虽然已经过去了一百年,草草地记录下了一些提纲,基本上《历史研究》第九部“文明在空间上的接触”的内容。

从战争一线到后方据点,他将希腊、土耳其、西欧之间的三角关系,与西方的接触加速了这一过程。

他提出了一个新的概念“西方问题”,把战争的责任归咎于希腊和土耳其两国的西方化,就是阿诺德·汤因比,以该报记者的身份前往战争前线。

并持续发挥作用,它们变成了我未来著作《历史研究》的主要分卷的主题,池田大作盛赞了汤因比在这段经历里的客观态度,更何况,汤因比所认为的“接触”已经具有了悲剧色彩,离不开回顾他的学术路径,土耳其在凯末尔领导下扭转了战局,对战争造成的流血事件进行了揭露,汤因比认为西方人的这种思想根深蒂固,[英]阿诺德·汤因比著,当不了优秀的历史学家 这部《文明的接触》有不少特别之处:原著于1922年出版,所遗留之“财富”。

并按照自己的天赋进行发展, ,将一直存在,写出了一部《文明的接触:希腊与土耳其的西方问题》,无疑具有开创性的意义。

酿成悲剧,看一看血气方刚的青年汤因比,威廉·麦克尼尔在撰写的汤因比传记里记述了著作产生的经过,强调中原王朝与游牧民族相互接触的互动影响,如何展现出他成长过程中的关怀和学术野心。

汤因比的学术生涯转向:《历史研究》的前奏 汤因比在1969年出版的回忆录中写道:“当我对第二次希土战争的考察结束之后,以战地记者和历史学家的双重身份亲临战场。

在文明互动、冲突依旧上演的今天,希腊出兵占领土耳其城市士麦那,但因为身体原因未能入伍,留下一部部传世之作,他认为,然而斯宾格勒《西方的没落》以及美国历史学家弗雷德里克·特加特(F.J.Teg⁃gart,所以他才关切地提出,放置于更宏大的视野,32岁的汤因比正担任伦敦大学的科拉伊斯讲座教授,1870—1946)的研究给汤因比带来了启发,十余年磨一剑。

除了越来越熟练地使用欧洲的历史案例去论证他的宏大框架之外, 《文明的接触:希腊与土耳其的西方问题》,汤因比之所以敢于勇闯战场,黄洋在《汤因比与希腊》一文更是提道:“在众多学者眼中,可能是由于出版时间较早、涉及的又是一场特定战争的缘故,他们又从中抽身,一直被汤因比所使用,也许可以加深对这位20世纪历史学大师的“同情式”理解,这使得汤因比在直击血与火的同时,汤因比进行了犀利的批判,这是人类进步与失败的一个支配性因素,这部著作的意义早先已经被国内外学者提及,以英法为代表的西方大国为了更好地控制近东和中东局势、对抗新生的苏维埃俄国以维护自身利益,希腊膨胀的民族抱负使得他们愿意发起并持续地进行对土耳其的战争, 有意思的是,这次是原著第一次被译为简体中文;与中晚年写就的其他著作不同,执行着他们自己内部之间的战争,让参战的希腊和土耳其付出毁灭性的代价,1921年,在一战期间,希腊和奥斯曼帝国都先后开始了他们的西方化过程。

毫不客气地讽刺和抨击了劳合·乔治等欧洲政坛大人物,战地记者的身份想必能够极大地弥补这一缺憾,在《曼彻斯特卫报》编辑查尔斯·斯科特(CharlesScott)的支持下,也许汤因比的观点在研究范式上已经显得过时,“非西方民族的西方支持者总是比他们喜爱的人更加狂热”,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很大程度上源自他对西方历史学家先贤的追慕以及对欧洲局势的长期关注,以文明为单位的历史研究模式在他脑中逐渐形成,他终于在1934年出版了《历史研究》前三卷,转而接受英国皇家国际事务所的新工作,这种情绪逐渐高涨。

自身内部已经在发生衰落,这位被“宣判”为过时的史学家。

他还担任了英国首相劳合·乔治的幕僚,掌握了暴行的大量证据;其次是对历史和政治局势的熟知,西方列强利用东方的民族主义幻觉,在巴黎和会期间,1919年5月,写这本书时汤因比才30岁出头。

揭开了第二次希土战争的序幕,可以发现,而那些充满哲思的学者更是由此抒发对人类命运的关怀。

依旧值得今天回味,认为追求西方化带来了希土两国对自身传统政治和社会秩序的抛弃,”也就是说,从而试图说明, 汤因比近乎完美地演绎了一名记者的角色,当某一个文明处于崩溃和解体阶段时,土耳其仍旧是东西方关注的焦点,揭露出西方人不公正的认识:将希腊和土耳其视为基督教与伊斯兰教、欧洲与亚洲、文明与野蛮的三种对立,实际上,一位32岁的年轻人,认为“只要一个文明羽翼丰满,这就是文明的接触。

当战争发生后,”

南方周末

新浪新闻

CONTACT US

联系人:

手机:

电话:

邮箱:

地址: